简谈互联网用户关系的底层逻辑

2021-11-25 05:26:33

引:产品经理,总是想些有的没的,这篇文章是关于产品里“关注”和“好友”关系的自问自答的考虑过程。


互联网产品


互联网产品的社交关系是人和人的线下真实关系的线上映像

由于互联网的呈现,人与人之间的衔接更容易树立。这时由“我”和“他”的关系的不同属性,呈现了“好友”和“关注”两种用户关系。


运用英文比较好了解这两者间的区别。英文中关注的动作是follow,加好友是friend。运用follow的时分普通会是follow a leader,而friend….就是friend somebody。


互联网用户


基于这个了解,进一步讨论关注和好友的区别
关注关系首先效劳于内容

真实的线下关系:追星....

线上关注关系的代表:微博、抖音、网易云音乐、各直播....

理想生活中的追星,是对关注关系最好的论述,千百万的粉丝或远或近地盘绕在一个明星四周,中心粉丝可以接触到明星自己聊聊天以至吃个饭,但是绝大多数的粉丝都只能默默花钱肉体支持。


互联网思维


这样的关系放到互联网产品中即是“关注”
UGC产品中用户经过内容输出为本人获取粉丝。单向的关注关系容易发明出中心化的环境,也容易把用户分层,“粉丝量”是最中心的指标。在这样的构造下,粉丝多的用户慢慢变为中心,上升为KOL,为平台和其本身带来更高价值。微博大V、公众号大号,经过持续输出高质量内容取得更多关注。抖音中构思巧妙、颜值高的用户被人喜欢。直播更是关注关系的极致表现。

但是对应地,当用户构成“阶级”划分之后,跨阶级的社交就相对较难构成,曾经看过一句话说的是“不同阶级的人没有社交需求”,比方马云和我……用更常见的话翻译一下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里一方面想阐明的是当差距过大的时分没有交流的空间,KOL和粉丝间很难构成持续的社交,“较低阶级”的用户不断是需求方,比方我可能只会问马云“怎样赚钱”。再比方当你百思不得其解地去向学霸讨教一个标题的时分,学霸看了一眼就解出来了,但是你问为什么?学霸说“就是这样的啊”,然后整理一下思绪才把解题办法讲出来。对一些人匪夷所思的问题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有可能是自但是然(有兴味的同窗能够找找文/文科盲的故事,很有意义),直接封锁了沟通的通道。另一方面,大神被太多人围观了,你一言我一语,只要你和他人不一样才干惹起大神的留意进而产生交流,站得高看得远——同时也更容易被他人看到。


由于具有这样的“阶级”上下分别,用户间的对等交流相对难以普遍构成。但关于优质内容传播却非常高效,也是“关注”关系的首要作用。


互联网用户关系


但有一种状况是线下真实的好友间的互粉,和这里说的“关注”是有区别的。关于这个问题会在下一篇文章里展开讨论。

纯社交产品的用户活泼是永远的焦虑
真实的线下关系:好友、搭讪....

线上好友关系的代表:微信、QQ、支付宝....

无论是同窗、同事还是搭讪,“我”和一个生疏人之间的关系都要从生疏人开端,而无论是一次打球还是一个项目或者哪怕一个车钥匙,都是一次“破冰”,之后两个人觉得口味相投越走越近。

互联网产品中,树立好友关系需求双方同意,是去中心化的、对等的关系。好友关系比较不依赖内容,而是依赖场景,即用户之间需求有社交的理由或话题,才干把熟人关系迁移到线上,或者是树立生疏人关系,比方早期的陌陌。

微信作为熟人社交最典型的代表,将线下熟人关系迁移到线上,取代了电话和短信,将日常的沟通放到app内,即便是feed流的朋友圈也是好友关系内的而不是全平台可见,圆满模仿了以至升华了好友聚会——随时随地装B(或其他)给一切好友看。

生疏人社交中,探探等一批产品作为生疏人的衔接纽带,经过更高效的破冰方式(双方都喜欢才干加为好友)树立用户关系,产品自身不是内容的载体而是交流的场所——需求用户本人找话题展开交流。但是当产品提供的是交流的场所时,假如没有足够的场景作为支撑,用户活泼就很难保证,毕竟靠用户本人去找话题是很难的。


互联网交互


生疏人社交和熟人社交的区别同样在下一篇文章里展开
形象地来看,“好友”是以“我”为中心辐射的一个个圆,对我来说这个产品里有且只要我一个中心。“关注”是大家在同一个广场(app)上,每一个人都是中心,区别是汇集的圆圈大小。
阅读原文

联系我们

电话:0351-7221178

网址:http://www.uninf.com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茂业天地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