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善县莲峰读: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2021-05-25 21:25:31
十七岁那年,初相识,天空很蓝,阳光正好。 时值高考前夕,我从绥江到昭通参加英语口试。考试结束约昭通就读的初中校友小聚。他随某校友赴约。第一次见面,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话不多,简单、朴实。不禁在心中想象,什么样的水土,养育出这般淳善的男孩。 返家后,我们开始了书信往来。从开始的一周一封,到后来的一天一封。文字勾勒出一个日渐丰满的人物形象:同龄、孝顺、上进……我们迫不及待相约再次见面。身边依旧是一大帮朋友围着,彼此的眼中,再无旁人。慢慢确定恋爱关系。第二年夏天,我们相约在他所在的小城见面。 二 那是我第一次从绥江到临县永善。途径213国道,因为遭遇暴雨肆虐,且年久失修,好多地方颠簸难行。不足100公里的距离花了六七个小时。到永善县城的时候已近傍晚。只觉得整个县城笼罩在灰蒙蒙的天际下,房屋低矮错落。他和几个朋友已等待多时。我们胡乱吃过东西,便去参观他们的母校——永善县第二中学。孤零零的一栋半新旧的教学楼、杂草丛生的操场,有未归家的学生背着书包匆忙走过。他向我描述他曾经的学习和生活:没钱交纳生活费,和姐姐一起在外租房。从家中带来米粮蔬菜自己做饭,两个人一周仅5块钱的生活费……走在他曾无数次走过的地方,我好像,离他的世界,又近了一些。 本在行程和计划之外。这天晚上,我跟随他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去了他家。他家在永善县干河村一个叫桃子坪的地方。从县城走到家里,大概用了一个多小时。走了一段公路,又走了很长的一段崎岖不平的小路。我并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孩子,但印象里,可能因为天黑的缘故,那段路实在算不得好走。 到家的时候夜幕已经完全降下来。低矮的土墙拥着几间土木结构的房屋。推开吱嘎作响的木门,穿过不大但整洁的院坝,就到了堂屋。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父母。微微晃动的昏黄的灯光下,因为常年劳作,两老满布皱纹的脸庞上溢满笑意。那晚他把他的房间让给我住。说是房间,其实不过是在屋顶用木板隔出的小阁楼。那张木板搭起的小床边,整整齐齐摆放着我写给他的那些信。随意打开一封,纸张已翻卷。 三 后来,我考入昭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而他,毕业后也留在昭通,在一家电脑公司打工。三年后我参加特岗教师招聘考试,考入鲁甸县的一所乡镇中学任教。次年,他考入永善县莲峰镇一所小学。因为电脑方面的特长,数月后,他被借调至莲峰镇政府。 七年的时光,见证了我们的分分合合。2009年的夏天,我如愿穿上婚纱,成了他的妻。我们开始了周末两地往返的生活。彼时,从我所在的学校到他工作的地方,要转乘三次车。运气好的话,五六个小时能到。如果遇到冬天雪凌天气,耗在路上的时间会更久。直至女儿出生,我终于有了短暂的假期,带着襁褓中的女儿,奔赴他身边。 莲峰镇位于昭永公路中点线上,海拔2200米,距永善县城一百多公里。五莲峰山峰兀立,五峰并峙,形似五瓣莲花初绽,故名“莲峰”,为永善八景之首。但莲峰的冬天,冷到着实难熬。挂在屋檐下的衣服,第二天早上起来已被覆上一层冰,冻成硬邦邦的一整块。因为住在一楼,被褥总是潮湿的。待到产假结束,将女儿放在老家请她爷爷奶奶照顾,我返回学校,开始了三地辗转的生活。 四 直到女儿两岁时,我通过公务员考试考入永善县桧溪镇。这是我自外出求学以来第一次彻彻底底的感觉离家近了。桧溪镇距离永善县城49公里,乘车至绥江,也只需要两个多小时。桧溪镇地处两省五县七乡(镇)结合部、永善北部片区的交通枢纽、经贸中心和有名的农特产品集散地,历史浓厚,水陆交通便利。 时值桧溪镇部分社区、村组面临向家坝水电站库区移民搬迁,包括我新入职的国土资源所所在的桧溪老街。我用很快的时间适应新环境和新工作。所幸,三个月后,一纸调令将他从莲峰调到桧溪。我们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朝夕相处。在桧溪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亲眼见证了桧溪集镇从搬迁时的尘土飞扬到新集镇建成后的井然有序。环绕穿行的桧溪小河依然唱着动听的歌与金沙江水汇合,安土司墓、古碉楼、古驿道、古寺庙等也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修护。搬进新家的桧溪人民,用勤劳的双手继续谱写动人的篇章。 五 生活,有时需要我们拐个弯再继续前行。相聚不过数月,我调至细沙国土资源所。所幸,桧溪至细沙可以从溪洛渡“二专线”通行,往返不过半小时。在国家“西电东送”骨干工程溪洛渡水电站建设中,三峡公司修建了连接渝昆高速普洱渡至永善县93公里的二级公路专用线。 “二专线”的开放,结束了永善在昭通唯一一个不通二级公路县的历史,打通了永善通往外界的快捷通道。我在细沙的两年时间里,参加了细沙乡工业园区征地、细沙集镇改造等工作,亲历细沙的变化和发展。在这期间,因为业绩突出,他被调到永善县城工作。 六 2015年3月,永善县国土资源局设立行政审批股,我来到永善县城开启新工作,终于彻底结束两地分居的生活。此时的永善县城,早已不是我第一次见到时的模样,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街道宽敞、高楼林立;傍晚时分的工农广场上,大叔大婶们跳起广场舞;夜幕降临后的振兴大街,商场店铺灯火通明…… 那时,我们租住在单位附近一间不足20平米的小屋里,用一道帘子隔开厨房和卧室。条件简陋,但温馨知足。数月后,申请到位于永二中背后的公共租赁住房,住宿条件有所改善。50平米的两室一厅,女儿也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这些年,永二中不断发展壮大,面貌焕然一新。崭新的教学楼、综合楼,设施齐备的实验室、语音室、多媒体教室,还新建了中型足球场。从二中围挡外走过,他又开始絮叨着向女儿讲述他的母校,他曾经的学习和生活…… 七 三年前,儿子出生。我们贷款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小区房。爸妈从绥江来到永善。现在,两县之间,只隔了两个小时车程的距离。或许是因为一年四季各种不同的应季新鲜水果,或许是因为身边淳朴热情的人们,又或许是因为儿孙绕膝的满足,爸妈渐渐适应并喜欢上了永善。 前几天我特别尊敬的一位老师跟我说:“在永善生活了几十年,现在的永善县城是有史以来最漂亮最干净的,憧憬未来。” 上周末,像往常一般带着孩子和我爸妈回到桃子坪与公公婆婆小聚。老房早已翻修重建,公婆现在住在两层半的砖混楼房里,高大的院墙上爬满了蔷薇花。大家说起这些年永善城乡的变化,无不惊叹。 因为一个人,来到永善,爱上永善。未来,我将继续用爱和努力,谱写属于我们的未来,永善的未来…… [作者简介:黄尹 女,汉族,1984年生,云南绥江人,喜欢阅读,有散文、通讯、诗歌等在《昭通日报》《昭通作家》《永善文学》等报刊发表,现供职于永善县委宣传部。]


阅读原文

联系我们

电话:0351-7221178

网址:http://www.uninf.com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茂业天地

关注我们